將此篇文章跟 Facebook 上的朋友分享將此篇文章跟 Plurk 上的朋友分享將此篇文章跟 Twitter 上的朋友分享列印轉寄
2012/3/5

走向開放資料願景 Open Data蔚為政府資訊趨勢

沈欣蓓
近期以來,從網際網路上被討論的議題、政府資訊部門舉措以及社會運動倡議者等領域範疇,時常看到「開放資料(Open Data)」的字眼,所謂的Open Data,指的是將所有資料公開且開放提供給所有人自由使用,其精神與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類似,目前較常見於政府部門公開各種與人民生活相關的資訊。
事實上,Open Data並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與詞彙,之所以最近較受到注目,主要是因為網際網路的普及,讓人們較容易接收到相關理念思維,同時也因為資訊化程度大幅提昇,人們接觸資料的機率更高,更加上全球資料量正快速激增成長,資料的處理以及其價值等議題受到正視,使得開放資料的推動更顯重要。

何謂Open Data

「把Opne Data拆解成Open與Data來看,所謂的Open,不僅是公開,更重要的是必須要『開放』,光是將資料公開,卻限制使用對象、使用範圍與方式,仍不能稱為開放資料。所謂的Data其實亦不僅限於政府相關資料,而是涵蓋了所有的資料包括個人資料在內,只不過個人資料並不適宜開放出來,且多數公共資料皆由政府保有,也因此目前各國推動Open Data的重點目標都在於政府部門。」青平台基金會技術長兼Open Data計劃負責人張維志表示,開放資料的觀念類似自由軟體,其實自由不等於免費,自由軟體仍可保有授權,但必須要能夠釋放授權,不限制軟體使用對象與範圍,才是自由與開放。反觀多數Open Data的落實,目前都還只到「公開」的階段,也就是說,資料的使用必須經過提供者的有條件核准,「但嚴格來說,就算只是規定使用前必須告知提供資訊方,都算是一種限制,都不算真正達到開放的定義。」

▲青平台基金會技術長兼Open Data計劃負責人張維志表示,政府應該致力於Open Data的資訊架構與相關法令制定,至於應用服務開發則交由人民與市場機制,才能打造出Open Data的願景。
開放資料的意義在哪裡?張維志表示:「開放資料是為了讓人們能夠透過自由使用資料而使得生活更為美好,並不只是為了讓人們全盤接收開放出來的資料,而是直接接觸最原始也最完整的資料,使得人們能夠挑戰資料、補足資料、使用資料,讓資料變得更完整且具可用性。」他認為,當資料少量時,價值不會顯現,必須要與其他資料組織、分析才能進而創造出價值,「降低使用資料與商業用途門檻之後,人們可各憑本事運用開放資料,不僅可以發展出新的商業模式,同時也能促進產業發展。」舉例來說,當政府開放公車資訊,結合LBS(Location-Based Service)服務便能讓人們隨時隨地掌握公車班次動態資訊,更進一步,還可延展出更多不同的商業模式與附加價值,端看產業如何發想與創造。

台北市政府應用服務組組長潘瓊如表示,開放資料的驅動力來自以下幾項原因:行動裝置的普及,人們希望能夠掌握的資訊越來越多且即時;國際競爭的壓力,目前美國、英國以及其他世界各國政府已開始推動與落實,例如美國政府已在2009年5月啟用Open Data網站(Data.gov);技術逐漸成熟,也就是資訊科技業者開發出開放介面標準來提供資料連結介面(如微軟的ODGI計劃,提供軟體開發套件讓政府部門可用來開發存取與轉換資料的平台);「最後是綜效多,對於政府部門而言,開放資料能夠讓民眾生活更便利,也能促進產業發展,當產業利用開放資料創造出更多新的應用與服務時,同樣能夠回饋到民眾使用。」

潘瓊如表示,開放資料能夠提供人們更高的便利性,進而改善生活品質,同時也能提供加值服務業者運用開發更多服務與產品,使得人們生活能夠更便利,「像是開放土地與房屋資料,能夠讓建築業者整合運用,開發出具有附加價值的應用服務。」不僅如此,張維志表示,更重要的是,這些開放出來的資料,也能夠讓人們檢視建商買賣時所片面提供的資訊,也就是回歸到Open Data的精神:直接面對資料,並且加以挑戰、補充以及使用。

台灣Open Data推行現況與瓶頸

目前歐美國家已有不少政府部門開始積極推行Open Data,包括美國、英國等先進國家皆已建立Open Data平台,潘瓊如表示,美國總統歐巴馬即以「開放政府」為主要政績目標之一,另外像是英國倫敦甚至開放犯罪資料庫,並且透過與地圖結合的方式,產出犯罪率較高的時間以及街道地點,讓人們能夠避開這些時段與改變行經路線,以降低犯罪事件發生。至於亞洲方面,潘瓊如表示,目前新加坡政府正在著手進行相關計劃,而韓國首爾也在去年(2011)宣佈開始規劃與進行,台灣則是以台北市政府先行開始執行,2011年9月推出「Data.Taipei台北市政府公開資料平台」,潘瓊如說,目前第一波公開的資料以與民眾生活相關的資訊為先,包括像是台北公眾區免費無線上網熱點資料、台北市公廁位置、警察局等等,而下一階段還會開放更多更重要的資訊,「像是土地、房屋等與各產業相關的資料。」至於像是犯罪資料庫,也會依據本地國情以及政策制度等要素進行探討其可行性以及如何執行等細節。

▲台北市政府應用服務組組長潘瓊如表示,開放資料能夠提供人們更高的便利性,進而改善生活品質,同時也能提供加值服務業者運用開發更多服務與產品,回饋給民眾使用,讓生活更便利。
潘瓊如最後坦言,目前推行Open Data仍有不少困難與瓶頸,「例如舊有資料散落在各部門手中以及各資訊系統裡,資料欄位與格式混亂,有待資料重整與統一格式,也必須說服各部門長官以及資訊人員願意釋出舊有資料,這些都需要政策以及資訊技術才能支撐與進行。」張維志認為,政府應該先行建立相關法令來支援Open Data公開授權,也必須討論當不同法令有所衝突時,應該由何者為先行法令(例如與新版個資法衝突),「Open Data的資訊架構與相關法令就像是高速公路,政府應該致力於架設高速公路,至於上面所運行的所有行為(如應用服務),則是由人們與市場來運行,才能打造出Open Data的願景。」

雖然對台灣而言,要落實真正的Opne Data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以目前來說即便政府部門也都還在建立觀念與初步執行階段,更遑論民眾對於Open Data的認知與理解,而背後的資訊科技需求、產業脈動發展以及資料安全隱憂等等,也都是還有待討論商榷的問題。不過,至少已經開始起步,隨著政府與各界單位的持續努力,相信台灣走向Open Data的願景,指日可待。
這篇文章讓你覺得滿意不滿意
送出
相關文章
Big Data與我何干?
留言
顯示暱稱:
留言內容:
送出